周侧妃这次带着儿子和儿媳来玄清观上香,十有**就是为了求子。

独孤雪娇将事情理顺,只想大笑一声,还真是恶人自有恶人磨。

周侧妃母女俩心情不好了,她心情就畅快。

如此难得的机会,怎能错过?

独孤雪娇主动走上前打招呼。

“原来是周侧妃,嘉华郡主,刚刚还以为看错了。”

周侧妃见到是她,眼角抽搐,却还要在外人面前努力维持端庄的形象。

“原来是独孤小姐,你怎会来玄清观?”

原本不过是客套的问一句,本打算问完之后,就离开的。

谁知身旁的君庭芝一见到独孤雪娇就炸毛。

独孤雪娇还未回话呢,她就阴阳怪气地来了一句。

“哼,还能为了什么,肯定是因为身上戾气太重,来求圣水洗涤的!”

王祉萱纯真又清雅

圣水?什么圣水?

还有这种神奇的玩意!

独孤雪娇一脸懵。

玉箫心思细腻,见到她的表情,当即贴上来,凑在她耳边。

“圣水就是这莲池中的水,之前排队的人,都是为了求圣水。

据说莲池圣水,可健康长寿、治病消业、心想事成。

玄清观中每日限量供应一百碗,先到先得,否则也不会有人头天晚上就来排队。”

这么神奇!

独孤雪娇下意识地转头看了一眼池子。

鲜红的莲花娇艳欲滴,好似被血涂成的色彩。

池水清透,锦鲤游来游去,穿梭在红莲之间。

虽说这水看着很清澈,但毕竟是露天的,能干净到哪里?

刮个风下个雨,不是飞沙就是雨水,还有鱼在里面游。

喝进肚子里,确定不会闹肚子?

独孤雪娇对这个说法持怀疑态度。

别说是排队去求了,就算是送到她面前,也不会喝一口的。

“嘉华郡主看来很想喝一碗呀。”

君庭芝红着脸,昂着脖子,就像战斗中的母鸡。

“来这里的人,谁不想喝一碗!像你这种作恶多端的人,想喝也喝不到!”

周侧妃听了这话,吓得身板微颤,赶紧上前拉住她的手臂。

自家女儿什么都好,就是记性不怎么好。

明明被揍了那么多次,为何还总是挑衅那女霸王,不知道她喜欢暴力么!

杜彩蝶站在边上一动不动,也不上前拉扯,也不开口劝说,摆明了一副看热闹的样。

就君庭芝那德性,肯定不讨喜,估计平时没少冷嘲热讽杜彩蝶。

独孤雪娇转了转脖子,活动了一下手腕,身形一闪,便到了君庭芝面前。

周侧妃吓得花容失色,死死地拽住君庭芝的手臂,想把她往后拖。

可她就是个普通妇人,手无缚鸡之力,那里能跟独孤雪娇比。

“独孤小姐,这里是玄清观,这么多人,你可不能胡来!”

独孤雪娇可不是被威胁着长大的,这话听在她耳朵里,没有任何威慑力。

她朝周侧妃浅浅一笑。

“周侧妃,刚刚你也听到了,从头到尾都是郡主自己在找茬,我可没主动挑衅她。

上次我便说过了,若是再敢惹我,绝对不轻易放过。

可惜她总是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从不往心上去。

郡主这么缺心眼,我又是个不禁挑衅的人,我也很无奈啊。”

明明每次都被揍的很惨,可君庭芝还是乐此不疲地挑事。

事实证明,她就是个欠虐体质。

巧了,刚好独孤雪娇是个乐于助人的女孩子。

你来挑衅,我来揍,天作之合。

独孤雪娇轻轻松松一扯一拽,已把君庭芝拉了过来,一手捏住她的下巴。

“看来你不仅是脑子不好使,还缺心眼。

每次见到我,你就不能装作看不见吗?

你这样主动上来挑衅,会让我误会的。

你说,你是不是偷偷喜欢我?

虽说我长得确实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可怎么办呢?我一点也不喜欢你呢。”

君庭芝脸色一会儿红,一会儿白,差点呕出一口血来。

扯着脖子,扑腾着双手,就开始大声叫。

“谁喜欢你!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

独孤雪娇指尖摩挲着她的下巴,笑得人畜无害。

“那你为何一见到我就这么激动?非要上来挑衅我?找虐啊!”

君庭芝气得火冒三丈,理智失。

“你不要瞎说,我就算喜欢一条鱼,也不会喜欢你的!”

独孤雪娇了然地点头,一脸深思。

“原来你喜欢鱼啊。”

话音落,忽而贴近她耳边,压低了声音。

“既然你这么喜欢,那我就成你好了,不用谢。”

独孤雪娇将君庭苇往莲池边一压,迅速地换了位置。

从众人的角度看过去,就是君庭芝突然发疯,压着她,要把她推进去。

独孤雪娇矫揉造作地喊起来,生怕旁边的吃瓜群众看不到这般的精彩。

“天哪,嘉华郡主要杀人啦!”

君庭芝倒是真想把人推进去,可惜手臂被反手擒住,动都动不了。

周侧妃在旁边看的惊心动魄,正要上前劝阻。

噗通——

有人掉进了莲池里,溅起无数水花。

一切都发生在瞬间,众人甚至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刚刚不是还在斗嘴么?

怎么一言不合就跳莲池啊!

周侧妃眼睁睁地看着自家女儿推人不成,反而自己跌了进去。

吓得白眼一翻,差点瘫软在地,颤抖着嘴,半天没说出一个字。

倒是一旁看戏的杜彩蝶慢悠悠地站出来,对着身旁的几个丫鬟嬷嬷大叫一声。

“快下水救人!没看到郡主掉进去了吗!”

已经呆若木鸡的丫鬟和嬷嬷们终于清醒过来,互相推搡着。

“我不会水,我下去会淹死的。”

“我也不会水,呜呜呜,我不想死。”

“那可是莲池,里面是圣水,跳进去会遭报应的!”

叽里呱啦一阵,愣是没有一个下去的。

周侧妃气得火冒三丈,反手就是一巴掌甩在玉欢脸上。

“你赶紧给我下去!否则我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玉欢吓得双股战战,左右都是死,现在也没的选了。

纵身一跃,也跳进了莲池。

噗通——

又是一声,溅起水花无数。

周围看热闹的众人终于反应过来了,立刻响起无数的叫喊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