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就在方寻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一只白皙如玉的手伸了过来,抓住了他的手。

“别走……”

一道轻柔的嗓音在耳边响起。

方寻一转头,就看到女人已经睁开了双眸。

“不好意思啊,把你吵醒了。”

方寻歉意一笑。

秦红叶只是眨了眨美丽的双眸,然后轻轻一用力,将方寻拉到床边坐了下来。

随后,女人像一只小猫咪一样,钻入了方寻的怀里。

也许是第一次与男人这么亲密,女人俏脸微红,但双手却依旧紧紧地抱住了男人的腰。

软香入怀,方寻心跳加速,身体僵直,双手张开,更不知道往哪儿放。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个高高在上的武馆馆主流露出如此娇柔的一面。

但又不得不说,女人的这一面真的挺吸引人。

在花园蕾丝裙美女梦幻唯美写真

秦红叶的脸埋在了方寻怀里,轻声嗫嚅:“其实……我早就醒了。”

“啊?什么时候?”

方寻一愣,自己怎么没发现。

“就在你刚才抱我下车的时候。”

女人轻声回了句。

“那你怎么不早说啊,害得我一路都在担心你。”方寻笑道。

“我只是想让你多抱抱我……”

秦红叶声若蚊蝇地回了句。

这句话说完,女人的脸蛋儿上爬上了两朵红云。

虽然女人的声音很小,但方寻还是听得一清二楚。

只是对于女人的这句话,方寻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有点手足无措。

女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一时间,房间里的气氛有点暧昧。

两人都能听到彼此加快的心跳声。

秦红叶深呼吸一口气,转移了话题,“方寻,我本以为这一次我死定了。

我以前只是听说过蛊虫和蛊毒的霸道,但这一次我才真正的有所体会,简直是生不如死。

如果不是你赶来救我,或许我真得会被折磨致死。

而且,就算我没死,恐怕也会被那些浑蛋给玷污。

我以为我遇到任何困难,任何强敌都能自己解决,不需要靠任何人。

但现在我才知道,我错了,我终归是个女人,也有无助的时候……”

“没事了,都过去了,那些欺负你的家伙都被我给杀了。”

方寻笑着轻轻拍了拍女人柔软的脊背,“而且,我们是朋友,你遇到危险,我自然会去救你。”

“朋友……”

秦红叶轻轻呢喃一声,而后微微抬头,凝视着方寻,道:“方寻,你应该也知道,我这次跟着你一起来,一来是为了帮助你,二来也是为了寻找我心中答案。

但现在,我似乎已经找到我想要的答案了。”

“什么答案?”

方寻一脸疑惑。

秦红叶嘴角微微上扬,浮现出一抹动人心魄的笑容,“你真想知道?”

“想啊。”

方寻点头。

秦红叶狡黠一笑,摇摇头,“不告诉你。”

方寻无奈地摇了摇头,道:“你要是不想说,我也不会多问,等你想说的时候再告诉我吧。”

秦红叶点点头,戏谑一笑,好似开玩笑地道:“方寻,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为何当时你看到我被欺负的时候,这么紧张?

你要是真喜欢我,可以试着跟我表白,或许我就答应你了呢?”

“呃……”

方寻尴尬一笑,“瞎说什么呢,你是我朋友,你被人欺负,也当然紧张啊!”

秦红叶“哦”了一声,从方寻怀里出来,钻进了被子,“好了,你出去吧,我要休息了。”

方寻挠了挠头,啥情况,这妮子是生气了?

不过,就算方寻对感情的事再木讷,此刻也似乎明白了女人要找的答案是什么了。

只不过,自己现在也无法确定到底对这个女人是种什么样的感情。

没有搞清楚前,还是别祸害人家姑娘了。

方寻摇摇头,也没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开了房间。

当房间的门关上的那一刻,秦红叶轻轻叹息了声……

走出秦红叶的房间后,方寻来到了隔壁自己的房间,淋浴室冲了个澡,洗刷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血水,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

方寻毕竟是习武之人,即使一夜不睡也依旧很有精神。

所以,方寻也没有睡觉,而是盘腿坐在床上修炼了起来。

马上就要与大同商会和苗家开战了,方寻打算趁着这几天里好好修炼,稳固一下实力。

如果修为能够突破,那就更好了。

到时候就算与苗家老族长对战,那自己的胜算也就更大了。

直到上午十点左右,楼下的门铃声响了起来。

方寻深吐一口浊气,缓缓睁开了双眼。

经过几个小时的修炼,方寻的精气神也恢复了。

不过,让方寻疑惑的是,这会儿到底是谁来了?

方寻走下楼,然后打开了门。

“噔噔噔噔!本小姐来也!”

还未看到人,一道清脆的嗓音就传了进来。

抬眼望去,只见,一道俏生生的身影正站在门口,旁边还放着一个卡通行李箱,箱子上面放着一把雨伞。

原来,外面下起了小雨。

不过,在看到眼前这个女孩时,方寻愣了好一会儿。

一头挑染的长发扎在脑后,露出一张娇嫩俏丽的脸庞,明眸皓齿,肌肤水嫩,一双大眼睛仿佛会说话。

女孩上面穿着一件明黄色卡通t恤,下面穿着一条牛仔短裤,双腿白皙笔直,脚上踩着一双椰子鞋。

眼前站着的女孩正是谢聆音。

“怎么,看到本小姐来,傻了吗?”

谢聆音咯咯笑道。

“谢小姐,你还真来了?”

方寻一脸惊讶。

昨晚他只是随便一说,也没想过女孩真的会来。

“什么叫我真来了?”

谢聆音狂翻白眼,“你昨晚不是说要我给你做保姆的吗?

本小姐向来不会欠别人人情,所以当然要来喽。”

说着,谢聆音很自来熟地换了拖鞋,拖着行李箱走进了别墅。

她打量了眼别墅的布置,点了点头,“嗯,环境还不错,本小姐挺满意。”

方寻关上了门,好笑地道:“谢小姐,你来这里是当保姆的,怎么看你这样子,是把自己当主人了么?”

谢聆音大咧咧地往沙发上一坐,踢掉了鞋子,盘腿坐在了沙发上,冲方寻喊道:“小寻子,给本小姐倒一杯水。”

“靠!”

方寻立马开始撸袖子,“丫头片子,你是又痒痒了是吧,还要我给你倒水?”

看到方寻撸袖子,谢聆音愣是吓了一跳,嘿嘿笑道:“我自己倒,别生气,别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