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李修远瞧见那个闲汉自己踩自己的脚跟摔在了地上,磕破了头,痛的一边流血一边哀嚎着,当即就看向了那个黑脸的鬼差。

那黑脸的鬼差谄笑道:“李公子,这个人出言不逊,小的替李公子教训教训他。”

李修远脸上却没有喜色,反而有几分凝重。

这鬼差作弄人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了,随便耍一点手段都让那闲汉有了血光之灾。

如此还是在没有得罪这个鬼差的情况之下,若是得罪了,只怕受到的惩罚和折磨远远不止这么一点。

李修远忽的淡淡一笑:“难怪有句话说的好,叫小鬼难缠,们这两个鬼差若是有心教训一下那个闲汉,让他摔个跟头也就足够了,何必让别人有血光之灾,这脑袋磕破了,若是医治不好,可是会死人的。”

说到后面,他神色有些严厉起来。

这古代的医疗条件可不好,出了血,伤了肉,一旦伤口发炎,真的是有可能一命呜呼的。

黑脸的鬼差当即唯唯诺诺的应了声:“李公子教训的极是,小的一时手贱,没想那么多,还请李公子莫要见怪。”

“李公子,我这兄弟也是见不惯那人辱骂李公子,所以方才出手重了点,还请李公子别往心里去。”旁边那青脸的鬼差急忙说道。

李修远没有说话,只是丢了一锭银子给那闲汉:“以后别乱骂人了,不然会遭报应的,拿钱去医治一下吧。”

皮肤水嫩白皙可爱笑容少女写真图片

那闲汉见到一锭银子落在自己的面前,连忙捡了起来,也不喊痛了,欣喜道:“多谢大少爷施舍,大少爷到底是仁义,小的以后绝对不敢再乱说坏话了,尤其是大少爷的坏话。”

说完,连忙感谢了一番,拿着银子便飞快的离开了。

也不知去医治伤口了,还是去使钱了。

李修远也不理会,而是转而看着这两个鬼差道:“王神婆的事情我会给们一次机会,三日之内,给我拘走王神婆的魂,不然我会书信一封,让郭北城的城隍,卸了们的鬼差职务,至于们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便是城隍的事情了,和我无关。”

“多,多谢李公子开恩。”

“李公子放心,我们三日之内必定拘走王神婆的魂,绝对不会再给李公子添麻烦了。”

两个鬼差似乎如蒙大赦,跪在地上磕头谢恩。

李修远见此反而皱了皱眉,觉得心中有些不踏实起来。

这两个鬼差似乎对自己也太恭敬了一些…….

其中是不是还隐藏着自己什么不知道的东西。

“走吧,以后少出现在我面前,我对们这些神神鬼鬼的东西没兴趣见到。”李修远挥手道。

这两个鬼差应了声,便急急忙忙的隐去了身形,消失在了树荫之下。

李修远这才继续向着郭北县走去。

可是一到城门口,守城门的一个兵丁,叫老油头的便连忙呼了一声:“大少爷回来了?”

李修远点了点头,没有多说。

老油头这个时候急忙迎了上来,偷偷的塞了一封书信给李修远,并且低声道;“大少爷从下河村回来,只怕城内有些事情还不知道,徐捕头让小的在这里等候大少爷,说是大少爷回来了立刻便将这封信交给大少爷。”

“城内发生什么事情了?”李修远接过书信之后问道。

“这个……”

老油头迟疑了一下,一脸为难道:“或许徐捕头的书信之中有写明白,小的就不再这里胡言乱语了。”

李修远皱了皱眉,打开书信一看,当即脸色一变。

“这个刘县令,欺人太甚,真当我李家是泥捏的不成。”下一刻,他骤然暴喝一声,显得无比的生气。

书信被他直接一捏,竟碎成了纸屑,洒落到了地上。

从出生到现在,李修远从未如今日这般动怒过。

当即,他大步向着李府方向而去。

“大少爷这回真生气了,这下郭北县不平静了。”老油头低估了一声。

“发生什么事情了,这好端端的李家大少爷怎么会如此暴怒?”旁边的新兵问道。

老油头古怪的看了他一眼:“这小子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就在昨日,刘县令派衙役将李大富,李老爷给抓了,这事情在郭北县已经闹开了,只有大少爷前两日去了下河村不知道这事情,没想到居然也不知道。”

“不,不会吧,县老爷抓李大富作甚,他又没有犯什么罪。”那新兵惊疑道。

老油头摇头道:“官字两张口,谁知道这些当官人在想什么,或许是盯上了李家的那滔天富贵吧……嗯,这事情还是少去议论比较好,过路的猛虎和本地的强龙斗起来,和咱们没关系。”

李修远怒气冲冲的返回了府邸。

却是瞧见府前李管家已经收到了他回来的消息,早在门前等着他了。

“大少爷,可总算是回来了,本来昨日老奴就想派人去通知大少爷的,可是下了暴雨,再加上事情紧急便耽搁了一晚。”

李管家迎了上来,满脸焦急的说道:“府上大事了,老爷他……”

李修远挥了挥手道;“事情我都知道了,我父亲被那刘县令给抓进了牢里,说是我父亲和那个什么王神婆有勾结,用道术谋财,县内多个富裕之家的金银丢失,皆是我们李家所为……除此之外还诬陷我父亲以邪术害人,什么采阴补阳,害孕妇堕胎,为自己延寿等等。”

“大少爷都知道了,那这现在该怎么办啊?”李管家忙问道。

“这是莫须有的罪名,这刘县令其心不小,怕是盯上了我们李家了,我现在就去拜访拜访这个刘县令,等我走后,稳定府上还有县内各处产业,别处什么乱子,必要时候,出动镖行的人。”李修远沉声道。

“是,是,是,老奴记下了。”李管家连连点头应道。

李修远叮嘱了一番,准备去县衙,可是随后却又目光一撇,看见了一位府上的婢女正背着包裹,似乎准备溜走,

“站住。”他喝了一声。

那婢女当即吓了一跳,吓的包裹都掉在了地上,却见满地的金银首饰散落旁边。

“大,大少爷。”这个婢女顿时脸色苍白起来。

李修远冷冷道:“我李家还没完了,这就急着卷钱财逃走?”

“大少爷,饶命,奴婢只是一时糊涂。”这个婢女当即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磕头求饶道。

“赶出李府,送进厂里劳作,为期二十年。”李修远喝道。

“是,大少爷。”李管家点头,然后急忙吩咐了两个护卫将那婢女带走。

李修远说道;“若是再遇到此事,皆按这般办。”

“大少爷饶命啊,奴婢知道错了,还请大少爷别赶奴婢出去。”那婢女哭着求饶道。

“我没要的命,只是让去厂里工作,月钱会照给的,这已经够仁慈了,换做是我父亲,必定要杖毙,是我李家买进来的,可不是招进来的。”李修远冷声道。

很快,那个婢女就被护卫带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