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存希忙了一上午工作,到了午餐时间,立刻合上笔记本,打开言小念送来的水饺。

两大保温盒饺子,整整齐齐的排列着,可爱的形状比海边的贝壳还要好看,微微冒着热气,清香扑鼻。

安存希有些舍不得吃,拿起筷子又放下,垂眸欣赏了好久,还很幼稚的拍照,发朋友圈。

配的文字是:“她的手,怎么这样巧啊?”发出去之前,特意屏蔽了言小念和萧圣。

夏瑾和言志国随时就点赞了,并让他快趁热吃。

安存希放下手机,准备洗个手回来吃。

这时门被推开,合伙人梁啸走了进来,看到桌上的饺子立刻两眼放光,拿起筷子夹了一个就往嘴里送。

“哎哎哎……”安存希紧张的跑过来,把他即将到嘴的饺子,硬生生的又抢了回来,塞自己嘴里。

“靠!”梁啸放下筷子,然后扑向保温盒。

安存希连忙弯腰护在身下。

“德行。”梁啸愤愤不平的坐下,“小气,真看不出这么小气,我都不认识了。这饺子,是上午来那女神送的?”

“嗯。”安存希开始吃,一边吃一边防备的看着同事。

校园清纯麻花辫少女文艺淑雅气质写真图片

“老子不跟抢,我找有别的事。”梁啸看向他,一脸认真的说,“表妹海棠还没男朋友吧?”

“是啊!”安存希停下咀嚼的动作,“怎么呢,对她有意思?”

“咳……”梁啸有些不好意思,“不是我有意思,上次我妈来事务所,刚好看到表妹,说这女孩阴气很盛,而我呢,阳火烧身,需要个阴气盛的来中和一下。”

“这种说法也信?”安存希觉得无聊,继续吃自己的饺子。

虽然他很想海棠嫁出去,但是梁啸不喜欢人家,只看中人家身上的阴气,那怎么不去古坟里找个女僵尸抱啊?

“我当然是不信的,阳气过旺那是因为我妈怀我的时候,吃太多辣椒了,搞得我现在还天天上火,看,满脸痘。”

梁啸的脸长年泛红长痘,这让他非常恼火,医院又没有治脸红病的,所以他就采纳妈妈的意见,病急乱投医。

安存希知道他的痛苦,因为自己皮肤光滑,经常遭梁啸的咸猪手。

“那的意思是,让我给牵线?”

“可不吗。”

“有点难。”安存希吃完一盒饺子,站起来把保温盒拿去洗了,擦干净放好。

“哪里难?是不是觉得我太孝顺了,担心我是妈宝男?”

“不是。”安存希给自己的杯子里添了点热水,回来坐好,“我表妹虽说是乡下女孩,但她的能力和见识,比城里八十岁老太太还精,hold不住她的,们全家都hold不住,母亲虽然强势,在她面前分分钟俯首称臣。”

“哎,别说,我就需要这样的媳妇!”梁啸更加动心,“给我牵线,兄弟!除非也想娶她,不然就给我,我肯定对她好。”

“行,我给打个电话。”安存希刚好也想问问姐姐的情绪怎么样。

沈迟那混蛋太可恶了,无情抛弃了他的姐姐,现在又来招惹她,一点脸不要。

他姐姐本身有精神方面的病根,不够坚强,根本经不起来回折腾的。

“喂,哥?”电话接通,海棠的声音传了过来。

“嗯,们吃饭了吗?”

“正在吃,晓棠姐不知怎么了,老是反胃,吃一口吐两口,以前从来没这种情况。”海棠忧心忡忡的说道。

安存希一下子紧张了,“是不是该死的沈迟,给她吃的巧克力有问题?”

“不知道啊!我想带她去医院检查一下,她不愿去,说睡一觉就好了。我觉得问题不大,那巧克力就算有毒,晓棠姐不是吐出来了吗?”

“也对……”安存希知道姐姐胆小,讳疾忌医,就不逼着她去医院了,“那下午别让她上课了,就在家里睡吧。”

“好的哥,等下我去给她买点健胃的药。还有别的事吗?”

“哦,有。”安存希看了眼满心期待的同事,说道,“我的合伙人梁啸,认识的,觉得他怎么样?”

“怎么问这个?他还不错啊,哥的朋友,能有差的吗?”

“她说好。”安存希杵了一下同事,小声传了话,然后又对着手机说,“他母亲很喜欢,想邀请去他家吃饭。”

海棠听明白了,淡淡一笑,“我可能没空,过几天要回一趟老家。”

“好,那等回来再说。”

安存希挂了电话,然后把海棠的电话号码、微信等社交联系方式,都分享给了梁啸。

“先加上微信,聊聊。”

“好勒,够哥们。”梁啸给好友递烟,“其实我早就暗表妹了,怕是的童养媳就一直没说,今天有女神来找,我才发现我理解错了。”

“放心,我对她没意思,更不会和她结婚。”安存希把香烟放一边,他偶尔发愁的时候会抽一根,但没有烟瘾。

梁啸家庭条件不错,自身又有能力,虽长得不帅,但粗柳簸箕细柳斗,世上谁嫌男人丑?只要有才华就行。

海棠能被他喜欢,也算是一种幸运了。

至少安存希觉得,梁啸比自己这个孤儿强,是个好归宿。

……

言小念离开安存希的事务所之后,并没有回家,而是去逛街了。

她虽然富可敌国,但不喜欢逛奢侈品大厦,而是喜欢小街巷。作为中州土著,她知道哪里的美食好吃,也知道哪里最热闹,哪里最具本土风情。

附近的西林街就是个好去处,听说萧圣迎娶安晓棠的时候,还在西林路和她的送葬队伍狭路相逢,然后产生了冲突。

这个地方也算是她人生的转折点了,去看看。

“少夫人,您得乔装一下。”下车的时候,司机把口罩和帽子递给言小念,并找了件可笑的大妈装,给她套上。

不然她太漂亮耀眼了,容易引起注目。

言小念很配合的换好行头,对司机说,“也去逛逛吧,我就在这街上吃了,走的时候给打电话。”

“是,少夫人。”司机把车子开走,并打电话把言小念的行踪告诉秦仁凤,防止家人挂心。

言小念一路逛过去,给小舟舟和阿贝买了两件纯棉的T恤衫,给言大发买了几双袜子,都很便宜,总共不过百十块钱,但质量不错。

经过一家药房门口的时候,她还看到了一个熟人——海棠。

但海棠没认出她来,毕竟她戴着渔夫帽和口罩,穿着肥大的外套,谁也想不到她是萧圣的老婆。

言小念不喜欢海棠,总觉得她阴森森的,少年老成,而且长年穿着自己手工做的亚麻刺绣套装,感觉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

所以言小念就走了过去,继续逛街,准备找个特色美食店,吃中午饭。

正走着,一个老太太突然在她旁边摔倒了,鞋子都摔掉了,表情很痛苦。

言小念心头一紧,想去扶老太太。

“别,千万别!”同时路过的一个中年妇女拦住了她,“现在老人摔倒不能扶,会讹上的,给她报警就算仁至义尽了。”

“哦。”言小念因为自己身份特殊,自然要避讳点,被人讹上对她来说不是大事,但尽量不要自找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