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陈扬接而又问樱雪妃,道:“以的实力完全可以成为天马教的正式成员,为什么不加入天马教呢?”

   樱雪妃道:“我的目标并不是天马教。再则,也不是人人都想入天马教吧?”

   陈扬道:“的目标,审判院?”

   樱雪妃多看了陈扬一眼,道:“知道的倒是挺多的。”

   陈扬呵呵一笑,道:“我猜应该还挺想和明知夏一争高低的。”

   樱雪妃沉声道:“明知夏的确是一个奇迹,我迟迟不愿意毕业。就是想打破她在风云榜上留下的记录。可惜,太难。她当初闯过第三十六关只花了三分钟。我现在始终需要三分十秒……而宁风是三分三秒!我想超过明知夏,必须在两分钟五十九秒内。别小看这几秒钟的差距,实际上是非常困难的。”

   陈扬道:“我可没敢小看。不过,将来的对手可不是唯一的明知夏。等过些时日,我也是要闯风云榜的。这第一名,我也很感兴趣。”

   樱雪妃微微一怔,然后说道:“?如果能活下来,的确会是闯风云榜的一个劲敌。”

   陈扬眼神一黯。

   樱雪妃道:“不说这了,我们言归正传吧。”

   陈扬道:“等等,我还有一个问题。”

   小酒窝美女的夏日游玩图片清纯可人

   樱雪妃道:“嗯?”

   陈扬道:“即便加入天马教,似乎也可以进入审判院吧?”

   樱雪妃道:“当然!”她接着道:“但也有区别。本身是有派系的,进入审判院后所受到的待遇是不同的。审判院对于原先有派系的人会格外慎重。如果是天马教的高层,那么进入审判院后,会经常很长时间的考核。”

   陈扬恍然大悟。

   樱雪妃道:“现在可以说正事了吗?”

   陈扬点头,道:“可以!”

   樱雪妃道:“这次决战,于非常不利。鬼月门的底蕴深厚,就算是我肯帮忙,也没有胜算。首先,鬼月门会给火文峰最好的武器,也会给他在武器里镶嵌杀招。他们鬼月门的高层将功力暗藏在里面,就像是这光盾。只不过,的光盾只能抵挡。但人家的还可以攻击……”

   “我没有武器!”陈扬皱眉。

   樱雪妃道:“武器方面,我可以先将我的暗月之刃借给。加上徽章的光盾,以及我在暗月之刃里注入我的力量,这可以帮助一些。但就算这般,依然毫无胜算。”

   陈扬道:“以之见,无论我如何挣扎,都是失败这个结果吗?”

   樱雪妃道:“倒也不是。我替想了一夜……有一个办法可以取胜。”

   陈扬眼睛一亮,道:“还请赐教!”

   樱雪妃道:“除非能学会……婆罗法则!”

   陈扬道:“婆罗法则是什么法则?”

   樱雪妃道:“婆罗法则也可以叫做婆罗法阵,习练起来,非常困难和麻烦,也很鸡肋。所以,少有人来练这种法则。最快应该也要半年才能练成……”

   陈扬道:“这也不要紧,卢娜教给我小火焰法则,她说她一个月才学会。我后来半个小时就学会了,我是个天才啊!”

   “卢娜?”樱雪妃道:“她是七层楼新上任的老师,是新来的。们是什么关系?”

   陈扬道:“议会聚集我们,然后跟卢娜过来的。”

   樱雪妃道:“似乎不大尊重她?不喊老师,也该喊一声殿下吧。”

   陈扬道:“很难尊重。”

   樱雪妃道:“为何?”

   陈扬道:“不知道对卢娜是否有了解?”

   樱雪妃道:“没有任何了解!”

   陈扬道:“那我就不知道该怎么说起了。”

   樱雪妃却是很感兴趣,道:“说。”

   陈扬道:“这个不好多说,搞得好像我喜欢背后嚼人是非。”

   樱雪妃冷声道:“我不喜欢话听一半,不说,我不教。”

   陈扬无语……

   其实他是故意来说这些的。

   他要让这些事情多一些人知道,并且先入为主,最后就能慢慢的占据舆论高点。

   更关键的是,卢娜本来就没什么道理!

   陈扬装作无可奈何的道:“可以去查查永恒之城那边的一些新闻,据说四五十年前,卢娜被一个域外的神秘人所挟持。那神秘人叫做陈扬,后来放了卢娜。并且放话将来会毁灭整个永恒族!”

   樱雪妃冷笑:“天大的笑话!”

   陈扬道:“可不是嘛!从那之后,卢娜就像是得了失心疯。任何一点风吹草动就觉得是那个人来了。持续了四十多年……她还是如此。最近吧,她好像觉得我天赋太好了,怀疑我和那个陈扬有什么联系。一天到晚神神叨叨的……我这心里,慌啊!万一哪天她觉得宁可杀错,不可放过。那我就死得冤了……”

   樱雪妃道:“荒谬!”

   陈扬道:“她荒谬的事情做的可不少啊!”

   樱雪妃道:“但在这里,她也不能杀啊!她没这个权利!”

   陈扬道:“这学院里也有不少议会的人啊,万一她破釜沉舟,指使学生杀我。她依然可以摆脱关系,最后就牺牲几个学生……”

   樱雪妃道:“这些话,我真的难以相信。”

   陈扬道:“多去关注下永恒之城,卢娜,陈扬的一些新闻,就明白我在说什么了。”

   樱雪妃道:“好,过后我会去查!”

   陈扬道:“等着吧,这次我要是没死,赢了的话,她可就更来劲了。”

   樱雪妃道:“我会站出来为证明。”她接着道:“不过,能活下来的几率很低很低。”

   陈扬道:“低吗?我从小到大经历的艰险多了,其实我也没在怕的。”

   樱雪妃道:“的个人经历我查过,的确不大容易。但这次,应该是最凶险的。”

   陈扬叹了口气,道:“哎,其实无所谓了。像我这样的人,死了也就死了。反正我亲妈,亲姐也不会掉一滴眼泪。”

   樱雪妃道:“的母亲,姐姐们的确很过分。”

   陈扬道:“哼,要是我不死。他日我要登上风云榜第一名,我要进入审判院,我要去议会成为高官。我要让她们悔之晚矣……但我不会报复她们。我会……装作不认识她们。嘻嘻……觉得我这个想法怎么样?”

   他还是又搬出了这一套。

   这一套极容易引起他人的共鸣。

   陈扬觉得樱雪妃这人高傲,应该是不会去到处说什么的。

   反正多争取一些好感,就多一些胜算。

   果然,樱雪妃有所动容。她难得的展露一丝笑颜,道:“这个想法很不错,很高级。我以为要报复她们呢,仔细想想,这样反而是最妙的。”

   陈扬深深洞悉人心人性,他自然知道这是最妙的。

   妙就妙在他的与众不同。

   如果是去报复,则就显得低级了许多。

   陈扬的眼神再次黯然了下去,他有些苦涩的笑了笑,道:“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像是个小丑。我所想的,所做的,都是一种自以为是的表演。也许,人家根本就不会在意的。久了,有时候不知道是在表演,还是真实的自己。说这可不可笑?其实这段话,我不止跟一个人说过,我像是在跟许多人立志许愿,要去完成一样。”

   樱雪妃眼中闪过一丝心疼,她很少安慰别人。于是想了想,道:“还是先不要想太多了,好好的想,怎么度过眼前这一关吧。已经很是与众不同了,如果是我的弟弟,我一定不会像姐姐那般对。”

   “那可以做我姐姐吗?”陈扬马上打蛇随杆上,道:“我认做姐姐,以后我要是有这样的姐姐,在学校里,就没人敢再来欺负我了。”

   “嗯?”樱雪妃呆了一呆。

   她万万没想到陈扬会来这么一处。

   陈扬可怜巴巴的道:“姐,可以吗?”

   樱雪妃道:“额……这个,我不大习惯。我不大习惯跟别人亲近,不过以后有什么麻烦,也可以找我来帮忙,可以吧?”

   “好!”陈扬当然知道凡事欲速则不达,于是很快点头下来。

   樱雪妃便长长松了口气。

   随后,樱雪妃告诉陈扬婆罗法则。

   “婆罗法则实际上就是运婆罗金线,布阵!但金线的坚韧程度来自于对法则的理解。这其中,还需要意志坚强。在布阵的过程中,是神不知,鬼不觉的。而且,不能中断。一旦被敌人打断,阵法会立刻崩溃。等到的婆罗法则施展完毕,金线全部布成……只要敌人无法直接击溃的法则,那么接下来,的法则就会越来越强。因为法则是吸收敌人的力量……有点类似八角宫阵法,就是击败那玄狼的八角宫阵法。”

   陈扬道:“我懂姐的意思,但是八角宫阵法需要法器辅助,而且有足够的时间布阵。而这婆罗法则要在战斗中布阵,这是最困难的。”

   “没错!”樱雪妃道:“还有个更关键的,要面对战斗的凶险,还要保持金线的意志坚韧,还要用非常复杂的手印解算无数的算法,这些……我都不敢想象怎么完成。我倒是会婆罗法则,这是我为了过风云榜中的关卡而炼成的。但我的对手只是数量很多,却并没有我强大。所以,我能勉强施展成功。而呢?的对手太强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