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不愧是真正血脉觉醒的神之守护后裔啊,赵灵仙的实力虽然比不上她,但也有其过人之处,至少生命力之顽强,就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虽然知道赵灵仙不死,将来难免又会兴风作浪,但是面对那名神秘的银袍人,沐寒烟也是无可奈何。

当然,现在也不是担心这个的时候,如果他们再不走的话,就算赵灵仙再兴风作浪,他们也没机会看到了。

“姿容,们也走!”沐寒烟知道不能再拖延下去了。

这神兽现在还没有完爆发,怒意天威便已如此可怕,一旦怒火完爆发,又该是何等的恐怖。以她的实力,或许还有一线逃生的机会,花月姿容等人却必死无疑。

姿容和和姜玉哲点了点头,毫不迟疑的转过身去,他们并不是优柔寡断之人,知道这只神兽灵智受损,已经陷入狂怒之中,根本再无收服驯化的可能,他们留下来毫无意义,只会拖沐寒烟的后腿,逃起命来都束手束脚。

不过,就在两人已经跑出几步之后,才猛然发现,沐寒烟并未动身。

“公子,不走?”两人脚下稍顿,又惊又急的吼道。

“我再等等。”沐寒烟望了望那道岩浆泉眼,冷静的说道。

姜姿等人这才恍然大悟,刚才神应对那些死灵剑奴和随后出现的骷髅,倒是忘了夜阑沨还在那空间裂缝之中。这倒也怪不得他们,夜阑沨的实力太过强大,在他们的心目中几乎便是无可战胜的存在,他们已经习惯了毫无保留的信任夜阑沨,有时候甚至还超过了对沐寒烟的信任,又怎么会为他担心?

这时才想起来,夜阑沨是人而不是神,也会有遇到危险的时候,只是这种危险对他们来说太过遥远罢了。

花苞头甜心宝贝泳池写真

尽管一直对沐寒烟那种在豪门世家并不奇怪甚至几千年前还被视为美谈的“断袖之癖”并不打心底认同,但是见到沐寒烟在这种危急关头都不离不弃,不肯独自逃生,几人还是感动万分。

“唉,如果公子是女人该有多好,郎才女貌简直就是天作之合啊。”看了看沐寒烟那比一般男子要秀气俊美得多的容颜,他们忍不住暗暗感慨,也暗暗遗憾。

虽然知道这种时候其实不该想这个的,但他们还是忍不住的这么想,没办法,公子和夜阑沨之间的“不伦之”,实在是他们心头难以抹去的痛啊。

想到夜阑沨,几人又突然想到了什么,都朝花月望去,才发现花月依旧保持着刚才的姿势,如石化一般呆立原地。

姿容几人毫不犹豫,飞身朝花月跑去,沐寒烟不会放弃夜阑沨,他们也不会放弃花月。也不知道花月到底出了什么状态,会不会受那血祭之术的反噬,从此神智失再也清醒不过来,不过别说神智失了,就算已经死了,他们也一定要把他带出去。

“吼……”就在姿容冲到花月身边,准备将他拦腰抱起带离此地的时候,那只神兽又发出一声巨吼,张嘴喷出一道金色的光柱。

刹那之间山摇地洞,碎石泥土如雨点般砸落。

原本正要逃生的姿容等人,还有拼着最后一丝力气往来爬的五皇子及年安尧等人,都不得不停下脚步,挡开当头砸落的碎石,否则,不等他们逃到入口,就会被这些碎石泥土当场活埋,长眠于此。

夏幽尘伤势不轻,刚才为了斩杀最后几名死灵剑奴更是拼尽力,焚千寂也受了伤,又要照顾伤势更重的唐不凡,也逃不出去。

轰隆隆的闷响声中,又是几块巨石落下,竟将溶洞入口堵得严严实实。

这下真的完蛋了,除了被那名神秘人救走的赵灵仙,竟是没有一个人逃得出去,被困在这地下溶洞之中。

“怎么办,年大师,快想想办法,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五皇子抬头看了看那穹顶,绝望的哭嚎道。

溶洞穹顶被刚才那道金色的光柱打出一个深达数丈的巨坑,如果再来那么几下的话,怕是整个飞来峰都要被打穿,不过他可不敢幻想靠此逃生,因为在那之前他早就被碎石泥土活埋了。

最可怕的是,那神兽根本就站在原地没动呢,只是喷了口大气而已,若是一旦真动起手来哦不对是动起爪来,又该是何等毁天灭地之威?

看着神兽那金色火焰燃烧的唯美而雄奇的身姿,还有那有力的四足,五皇子又是恐惧又是绝望,只恨不得早点晕死算了,也免得再受这样的煎熬。

沐寒烟等人也是一脸的沉重,他们也看到了穹顶的巨坑,知道这神兽现在还只是无意识的发泄怒气,一旦它将怒火有选择的发泄到他们的身上,肯定没有谁能挡得下来。

“没有办法,它的神智已经完陷入暴怒之中,除非能让它清醒过来,否则我们必死无疑,可这不是普通异兽,而是比那些传说中的神兽更为强大的神兽啊,谁有本事让它恢复清醒?”夏幽尘一脸的苦笑,顿了顿,想到了什么,又接着说道,“除非,有其他上古神兽以自身神魂凝结的异宝,助它紧守灵台不失,化解它的无边怒意,否则,我们还是老老实实的等死吧。”

显然,夏幽尘对这个“除非”其实是不抱一点希望的,说到这里还自嘲似的笑了笑。他被誉为御兽剑圣,虽然恶名昭著,但也被视为万年一出的绝世奇才,可是连他都没有这样的异宝,其他人怎么可能有?

所以,除了等死,他并没有抱其他的奢望,也就随口说说罢了。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听了他的话,年安尧的眼睛却是猛的一亮。

有一件事除了他自己,这世上再无人知道——他那枚兽灵珠,其实就是远古神兽以自身神魂凝结而成,之所以能够感应异兽气息,判断其强大与否,也是这个原因。

原来,救命的宝贝正好就在自己身上啊,年安尧眼中露出欣喜若狂之色:如今所有人的性命,可以说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如果不趁机捞些好处,岂不是太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