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毅博士死亡后的第三天,死亡诊断书也出具到了沈墨浓和陈一诺的手中。陈一诺是最后见过孙毅博士的人,老实来说,她是有一定嫌疑的。但是,当日又是孙毅邀请陈一诺前去的。

   而且,陈一诺完没有动机。加上死亡诊断书上说的很明白,孙毅就是死于脑溢血,无任何其他外力加害的迹象。

   陈一诺怎么都不肯相信这个事实。

   “一定是有人暗中加害了博士,我走的时候,博士说他已经想通了很多东西。他知道怎么克服量子武器的缺陷了,怎么会突然就死了呢?”陈一诺不甘心,也想不通这一点。

   沈墨浓只能安慰陈一诺,说道:“大概,这就是命吧。孙毅博士的安保设施非常强,不可能有外敌潜入。他杀基本可以排除了,而且,最不应该出声的,就是你。你不要 再搅合这个事情了,知道吗?”

   “难道,你也怀疑,孙博士的死和我有关?”陈一诺闻言显得有些激动。

   沈墨浓说道:“我们都没有怀疑你。若是怀疑,你现在也不会好好还待在这儿了。”

   陈一诺沉默了下去。

   孙毅的死,给了她一定的打击。

   不过,量子武器的研究并没有停下来。就算不求突破量子武器的极限,但量子武器现阶段,对待气海高手也是有一定的震慑力的。

   遥远的北冰洋,蜂巢之中。

   距离智囊团惨败过去已经有三个月时间了。

   美女校花陆舒媛清纯唯美写真

   德科和杰瑞回来之后,梵迪修斯也没有责怪他们。

   梵迪修斯的心态很好,他和范尧能够置身事外,那么一切的牺牲都是可以接受的。

   而这三个月的时间里,德科和杰瑞去办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弄了一杆量子枪回来。

   梵迪修斯与这量子枪每日就待在一起,无论睡觉,吃饭都不离身。

   于是时间转眼一过,又是三个月。

   这几个月里,世界各地都很平静。燕京很平静,教廷也很平静。

   此时,距离陈一诺战胜智囊团已经过去了半年的时间了。

   陈一诺并未出任任何官职,她每天就是住在别墅里,闲看云卷云舒。她的日子过的宁静,简单。有时候会去菜市场买些菜亲自回来下厨,有时候会一个人开车出去,喝上一杯咖啡。有时候会去江边坐很久。

   她变得越来越安静,居然有种渐渐要远离红尘的感觉。

   这让高晋很着急。

   高晋逗陈一诺的时候,陈一诺也很配合的笑。她也会陪高晋闹一闹,但是过后,她的神情又会陷入一种落寞。

   高晋找过沈墨浓。

   沈墨浓重重叹息,她心里清楚,这孩子,心中还是有心结。

   某一次,高晋陪陈一诺喝酒。陈一诺喝多了之后,他听到陈一诺迷迷糊糊中说了三个字。对不起!

   高晋也知道,这一声对不起是对她父亲陈扬说的。

   这一天,沈墨浓将陈天涯夫妇接到了燕京。

   就在一个春光明媚的早上,阳光是那样的温柔和耀眼。

   别墅里,各高手早已散去。雷凌和善忍和尚也搬了出去。他们是男士,始终住在这里,总觉得不太好。

   毕竟,陈一诺是个小女生。

   至于高晋,他则是没想那么多,一直陪着陈一诺。

   陈一诺正在庭院里安静的看着书。

   这时候正是阳春三月,阳光之中还透着一些寒意。

   陈一诺上身穿着白色针织衫,外套是黑色小皮夹,下身穿牛仔裤。她的头发扎成了马尾。

   庭院之中,二十一岁的女孩儿是那样的安静。安静到周围落针可闻,仿佛一旦泄露出什么声音都是一种亵渎。

   陈天涯夫妇已经垂垂老矣,陈天涯清醒的时候越来越少。不过在来之前,沈墨浓给陈天涯做了一些治疗,让他保持了清醒。

   高晋也在一旁陪着。他和沈墨浓带着陈天涯夫妇进来。

   “一诺,你看,这是谁来了?”沈墨浓先冲陈一诺喊道。

   他们之间,隔了十米的距离。

   陈一诺抬头,她立刻就看到了陈天涯夫妇。

   她呆了许久。

   她知道,眼前的夫妇就是她的爷爷和奶奶。她一直都想去东江拜访,但是却一直没有去。有很多的原因不能去,首先是怕教廷。其次,她不知道以何种面目去。是害死父亲的凶手,还是其他身份?

   她没想到,此刻,爷爷和奶奶会这样的出现在她面前。

   陈一诺起身,她丢下了手中的书,并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她面临大敌时能够镇定如山,但此刻,却是不能控制自己了。

   陈天涯夫妇的到来让陈一诺变得开朗了许多,接下来的日子里,她对陈天涯夫妇照顾得很尽心。

   别墅里,开始有了许多的欢声笑语。

   但这依然是表面的。

   许多时候,陈一诺还是喜欢发呆。她呆呆的看着远方,似乎是在等待某个人的到来。

   有时候,她会和某个陌生人对视很久。看到对方不好意思的离去。

   她其实很希望,那个陌生人会说,丫头,是我。

   但……她每次迎接的只有失望。

   这一日,依然平静,安好。

   阳光明媚。

   别墅里,陈一诺陪爷爷奶奶吃完了早餐。爷爷每天都要吃药,但依然大多时间都是犯糊涂的。有的时候,爷爷清醒的时候会对陈一诺非常爱惜。但有时候也会沉默不语。犯病的时候,会骂陈一诺。

   “你不是我的孙女,你爸爸害死了我的儿子。你们,你们滚!”

   大概,这才是陈天涯内心深处永远无法解开的结。

   陈一诺什么都没多说,当年的事情,她也听了很多,也知道很多。

   爷爷的骂,不是没有道理。但父亲,却是她真正的父亲,唯一的父亲,没有任何质疑的。

   所以,她觉得自己也该承受。

   而这个时候,奶奶林倩会悄悄抹泪。

   突兀的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陈一诺接过了电话。

   是沈墨浓打过来的。

   沈墨浓的声音很严峻。

   “不好了,一诺!”沈墨浓说道。

   “怎么了?”陈一诺吃了一惊。

   “教皇梵迪修斯来了。”沈墨浓说道。

   “什么?”陈一诺感到很吃惊,说道:“他一个人来?他疯了?”

   “就是一个人来的。”沈墨浓说道:“来的很突然。不知道他到底想做什么。”

   陈一诺说道:“我立刻召集所有高手,前去堵截他!他的修为是很厉害,但还没到可以无视一切攻击的地步。另外,量子部队也准备好!”

   沈墨浓说道:“好,这都没问题,只是,这其中会不会有诈?”

   陈一诺说道:“你确定是他吗?”

   沈墨浓说道:“当然可以确定!”

   陈一诺说道:“不管是不是诈,都要先交手了再说。”

   随后,她结束了和沈墨浓的通话。

   陈一诺这边很快就召集了雷凌,善忍和尚,还有邪神克瑞斯,以及其他一些高手。

   大家齐聚在了别墅的庭院里。

   高晋也在一旁。

   陈天涯夫妇躲在屋里,并没有出来。

   庭院之中,量子部队在外面等候。

   陈一诺穿上了黑色的风衣,她头发扎了起来,显得英姿飒爽。

   其中一名高手白袍卢一生首先说道:“一诺小姐,你这么着急召集我们,是有事情吗?”

   那关中王刘仓不屑一笑,说道:“这不是废话吗?一诺小姐能想得到我们这些粗人?”

   他的话里,却是有着一丝的情绪和不服气。

   陈一诺终究不是陈扬,他们一时之间听从陈一诺的。但时间久了,却也觉得,听从一个毛丫头的,实在是有些没面子。

   陈一诺这半年里,却是疏于沟通了。她一直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所以这时候才发现,下面的兵有些使不动了。

   陈一诺漂亮的秀眉微微皱起。

   她沉声说道:“根据可靠情报,教皇梵迪修斯单身一人入京了,我们不知道他的目的。但他既然一人前来,必有所图。我来召集大家,就是去追捕梵迪修斯!”

   “这教皇老儿,出了名的谨慎。这次居然单身一人入京,这其中只怕是有大陷阱吧。贫道不去!”那无眉道长第一个说道。

   这帮人,说不好听点,是绿林好汉。

   此时,一个个炸毛起来,那也是让人头疼的。

   “我也不去!”血手赵立仁也说道。

   “我也不去!”其余人跟着起哄,看笑话似的看着陈一诺。

   高晋在一旁,眼中露出焦急之色。他马上呵斥说道:“咱们现在都是为了国家办事,这可不是去拦道抢劫。你们这不去,那不去,难道以为是在做生意吗?”

   “你是什么东西,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那白袍卢一生眼中杀意毕露出来,恶狠狠的冲高晋说道。

   高晋可也不是好脾气,他马上就炸毛了,说道:“艹,你他妈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在小爷面前来横了?”

   卢一生勃然大怒,他说道:“小杂碎,老子早看你不顺眼了。成天在陈一诺面前跟条哈巴狗似的,你以为她会正眼看你嘛?傻玩意儿,来来来,今天老子好好跟你练练!”

   “小爷今天要杀了你这狗杂种!”高晋也是怒不可遏,凶光毕露出来。